“雨水、泪水、血水在天地间交融,欢声、笑声、歌声在千川里回应”。孟良崮战役胜利了,解放区军民兴高采烈,奔走相告。以各种形式庆祝这一伟大胜利。


       孟良崮战役全歼蒋介石王牌74师及其它部分参战部队,总计歼敌32000余人,击毙74师师长张灵甫、副师长蔡仁杰,缴获一大批军用物资。


       战役胜利后,世界各大通讯社都发表了“特大新闻”。中共中央及华东中央局等迅速来电祝贺慰问。新华社、大众日报、华东前线等报刊都发表社论,对孟良崮之战给予了高度评价。

敌人空投的弹药物资落在我军阵地上。

  战士在敌人的山炮阵地上打扫战场。(邹健东 摄)

我军战士在打扫战场,收敌人丢弃的枪支。

  我军战士把缴获的火焰喷射器运下山。

我军在打扫敌人的一个阵地。(郝世保 摄)

战士在查点缴获74师大批美式山炮。

缴获的枪支、小炮、机枪一部。

缴获的美造山炮一部。(郝世保 摄)

我军缴获的战利品堆积如山,这是其中的一部分。

(十四)反人民打内战的可耻下场

被困在山上的敌74师,内无粮草,外无援兵,只得宰杀骡马充饥。图为其当时惨状。

  国民党“王牌军”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,被我军一纵战士击毙在孟良崮山上的一个山洞里。(徐光 摄)

41.jpg

击毙张灵甫之地

42.jpg

国民党“王牌军”74师师长张灵甫

(十五)我军实行宽大俘虏政策

  我军实行宽大政策。图为74师被俘官兵在听我军干部讲解优待俘虏政策。

被我军俘虏的国民党军74师官兵一部。

  我军实行人道主义。图为我军军医为俘虏白玉田包扎伤口。

我军把被俘蒋军官兵安排在树林中休息。

这是我军政工干部到俘虏营看望被俘官兵。

(十六)欢庆孟良崮战役的伟大胜利

孟良崮战役结束后,次日清晨,天气格外晴朗,一轮红日在东方冉冉升起。我解放军战士持枪站立峰巔上,俯视着沂蒙大地。(山东画报社记者郝世保拍下了这雄伟的镜头)

  我军某部指战员在烈士墓前宣誓,表示继承烈士遗志,坚决完成烈士为未完成的事业。

孟良崮战斗结束了,英雄们胜利归来。

  某部战斗功臣回乡向父老乡亲报喜。(杨玲 摄)

  孟良崮战役胜利结束后,我军某部举行祝捷大会。

  孟良崮战役胜利后,主攻纵队之一的八纵队文工团排演了“庆功宴”节目,演出后全体团员合影。

  参加主攻孟良崮的华野一纵首长和战斗英雄们,他们在莱芜战役中立了大功,在此次战役中又立新功。左起:政治部主任汤光恢、副政委谭启龙、司令员兼政委叶飞、战斗英雄王明、王金达、孙广才、蒋南屏。(徐光 摄)

军营里回响着胜利的歌声。

  孟良崮战役胜利后,解放军军营里回荡着胜利的歌声。这是某部连指导员在教战士唱歌。(苏正平 摄)

战士在听孟良崮战役缴获的留声机。(苏正平 摄)

  孟良崮战役胜利后,我华东野战军组成西线兵团外线出击。沂蒙山区沿路各村设有茶水站,欢送解放大军。(邹健东 摄)

这是茶水站的老大爷给解放军战士盛水。

  孟良崮战役胜利的喜讯传来,民兵们兴高采烈,笛声、琴声也表达不尽他们的喜悦之情。

新华社祝贺蒙阴大捷的时评。

  1947年5月《鲁中大众》报发表刘晓刚的一组木刻漫画。

《鲁中大众画报》发表康牛的宣传画。

将帅墨宝

开国元帅陈毅题词

开国元帅徐向前题词

开国大将粟裕题词

开国上将叶飞题词

开国上将杨得志题词

开国上将张爱萍题词

孟良崮战役纪念馆

  “我就是躺在棺材里也忘不了沂蒙山人,他们用小米供养了革命,用小车把革命推过了长江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 陈毅